阅读历史
换源:

081.阿修罗怒

作品:动漫技能加个点|作者:龙鸽鸽|分类:同人小说|更新:2020-05-21 16:36:39|下载:动漫技能加个点TXT下载
  给白色鲸鱼定下名字后,方平安两条金刚手臂合拢将纱掉罩在其中,他则是自顾自的站在原地咧嘴傻笑。

  这名字取得还挺有诗意。

  你品品。

  鲸落南北,鲨掉东西。

  这不和又像鲸鱼又像鲨鱼的纱掉正好押韵合辙嘛。

  喵路由趴在床上,斜瞥了方平安一眼,微微撇嘴,心里琢磨。

  啧啧,方穷穷的恶趣味呀,真是让猫捉摸不透。

  不理会在金刚手臂禁锢之下,疯狂翻撞抗议的纱掉,方平安坐在床边,不知在想些什么,愣愣出神。

  砰砰砰。

  金刚手臂随着纱掉的碰撞不断崩裂,但是还好,纱掉多少会顾及一些纱绮罗的感受,所以也没有真的使出多么大的力量,点到为止。

  片刻后,纱掉气也撒够了,便重新躺下,化身成为一条咸鱼,一动不动,要不是腹部的触手偶尔还动弹两下,那就跟死了一样。

  喵路由从床头张嘴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站起身弓起后背,伸了伸懒腰,随即慢悠悠的走到方平安身旁坐下,目光瞥向纱掉,它忍不住咂咂嘴,有一条晶莹剔透的口水从嘴角滑落。

  咂咂。

  人类世界有一句话说的好啊。

  最幸福的事儿是什么?

  那莫过于,猫吃鱼,狗吃肉,方穷穷打小怪兽。

  遗失巨兽,深海的眷族,那说到底不也是鱼!

  要是能吃了它,自己的实力至少能恢复五成以上吧?!

  不过碍于方平安的面子,又不能直接一口吞,要是真一口给吞了,方穷穷指不定会怎么跟自己算账,如今那块玻璃钱都还没还清,猫咪要饭不可取啊!

  那吃一个鱼翅总没问题吧?

  喵路由蹲坐在方平安身旁,眼珠子在眼眶内转悠,心里琢磨着怎么才能和新朋友纱掉“单独相处”一会。

  下一刻。

  方平安突然转手将纱掉放在了喵路由的脑袋顶上,而他自己则是站起身,随口说了句:“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上个厕所。”

  喵路由蹲坐在床边,皱着鼻子,眼睛向头顶看了看,一脸的古怪,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

  方平安说完上厕所,便直步走进卫生间,将门关好,但并没有掀开马桶盖,而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上面,目露沉思。

  先前酒店大乱,他趁机捶杀数十只鬼物,薅了不少的羊毛,刨除之前强化拒灵遣将所消耗的经验值以外,经验值还剩下一大半。

  就以目前外挂强化技能的消耗强度来看,满打满算,这些经验值最少还能强化三次技能。

  而刚刚八臂运天所衍生出的金刚手臂用于禁锢纱掉,却被它两三下就撞出大片裂痕,这还是纱掉手下留情,如果它恢复真身全力施展那一身恐怖蛮力,估计金刚手臂一瞬间就会崩碎。

  细细分析,结果让方平安心头微微多出了一丝危机感。

  原来,挂哔不努力,也会被反超。

  所以方平安打算将八臂运天强化一下。

  毕竟与其他技能相比,八臂运天算是方平安目前最常用的技能之一,如果强化进度不跟上,万一在哪次与人厮杀中出现了什么幺蛾子,那乐子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心中打定主意,果断选择八臂运天进行强化。

  视网膜上,经验值像是流水似的,不一会便蒸发许多。

  紧接着,一股股散发着赤金颜色的炙热气息到出现在方平安体内不断与他体内的血液相融。

  方平安全身血液宛如熔浆,不断在体内涌动奔腾,淡红色的热气自他周身毛孔缓缓飘散而出,刚一浮现,便瞬间将他身上的衣服灼烧成乌黑灰烬。

  可见他此时全身温度究竟有多高。

  就连方平安屁股下坐着的马桶盖都未能幸免,一同被他周身到发出的高温所融化。

  赤身的方平安坐在瓷质马桶上,眉头紧皱,体内翻江倒海,血液犹如火山熔岩一般在体内来回奔走,不断锤炼着他的筋骨血肉,同时也痛苦万分!

  最终,他体内气血如同火龙巡狩,一道道散发着争杀气息的金色纹路浮现在方平安的皮肤之上。

  化作火龙的血液潮汐,不断打磨夯实着方平安的肉身根基,相对的,他头顶刚长出来的那点头发,再次遭了技能的毒手,被炙热的温度烧的干干净净,一根没留。

  随着强化的不断进行,原本显示在方平安视网膜上的八臂运天字样开始变得模糊散乱,然后重组。

  技能栏中,八臂运天的字样彻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个技能名字。

  八臂阿修罗怒!

  而此时忍受着熔岩锻体,火龙巡狩的方平安根本没有发现技能的悄然变化,只是眉头紧锁,浑身颤抖,死死的压住那股仿佛足以撕裂灵魂的痛。

  ………………

  清凉镇。

  中午,艳阳高照。

  阵阵海雾自海面升腾,海雾弥漫间,挡住了春末夏初的酷暑。

  这个时间段,小镇之中人来人往,行人颇多。

  齐厄里面穿了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了一件蓝色椰子树条纹的短袖外套,下身短裤拖鞋,两手空空,他走在小镇大街上,时不时左右转头,看向两旁的商铺。

  织茁将一头长发扎成马尾,嫩粉色的热裤短袖,一双乳白,笔直紧致的长腿迈步间,吸引力不少街上行人的目光。

  两人在清凉镇街上来来回回走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方平安口中所说,挂有希言自然匾额的馄饨铺子。

  等两人第二次走到小镇另一头后,齐厄顿住脚步,皱眉转身看向身后道:“来来回回,咱们两个都已经认真寻找了两遍,商铺一共一百八十六家,馄饨铺子只有六家,而挂有木质匾额,上面写着希言自然的一个没有,难到那个方平安骗了咱们?”

  织茁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小口吃着,闻言抬眼看了齐厄一眼,放下冰棍,伸出粉嫩的舌头舔舔嘴唇,然后笑道:“印证下不就知道了?一共就六家馄饨铺子,一家一家吃过去不就得了,总能碰到正主的。”

  齐厄听到织茁的话,微微怔神,站在原地想了想后,点头感叹道:“难怪老人经常说,笨办法都是好办法。”

  织茁皱眉,目光有些冷的扫了齐厄一眼,“你骂我笨?”

  齐厄:“……”

  …………